farewell

俗套人生

▲邪瓶,bl预警
▲0817+七夕,纪念?
▲沙雕,别看。不会写却偏要勉强系列

当你的生活非常平静或者说宅的时候,你可能并不清楚的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尤其当你脱离学生身份良久还是个个体经营户的时候。

吴邪不禁对着手机网页陷入了沉思。纪念日赶上了七夕节,他是不是该来把老男人的浪漫?

该送什么呢?平时精明的脑袋这个时候却没有一点想法。吴邪恨不得锤烂自己的头。没有时间了,快想出来啊!平时算计别人挺能的不是吗?怎么今天卡壳了?

可是他完全想不出该怎样制造惊喜。
花?小姑娘喜欢的东西通通不考虑。旅游?可是他们才回来而且时间也不够。

房产存款都有,结婚证也扯了。所以前几年七夕怎么过的?吴邪忍不住以头抢地,自暴自弃的想干脆把自己送给小哥得了,保证把小哥伺候得舒舒服服第二天下不了床。随即又想起来,去年好像就是这样过的?

……

大清早应该清心寡欲。

“吴邪?”

张起灵刚洗了把脸,濡湿的头发被他别在耳后,整张脸显得嫩得不行,被早上温暖的阳光一照,立马让正面受到美颜攻击的吴邪心猿意马。

“小哥早啊。”吴邪傻笑着将手机反扣,拍拍自己的腿示意张起灵坐上来。

张起灵当然没甩他,在吴邪旁边落座后默默的吃自己的早餐。洗了脸之后昏昏沉沉的脑袋清醒了很多,也让他没有刚起床时那么生气,但是他还是很气昨天晚上吴邪的胡言乱语。

在出门第一个路口时,吴邪看见了今天第一家花店。由于七夕节,店主放了很多红玫瑰在外面,现在正在浇水。水滴折射的光使玫瑰显得娇艳欲滴。

是这个了!

瞌睡不行的张起灵一睁眼就发现吴邪拐出了熟悉的路。“吴邪?拐错道了。”去店里不是这个方向。

“没错。”吴邪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对于要送小哥什么礼物依然没有一点主意,但是他决定,把刚刚看见的那朵他觉得那家店里最好看的玫瑰买下来送给小哥。

张起灵把玩着吴邪送给他玫瑰,睡不着了。吴邪给张盟打完电话,现在正顺着刚拐的弯随便乱开。

两人并不着急,车速不快,遇见弯了就让小哥随便选一个方向,每遇见一家花店或者街上流动卖花的人吴邪就下去挑一朵他觉得最好看的,如果挑不出就都买了。

中午吃得很随意,那个时候张起灵已经抱不住花了,大部分的花被转移到了车后座。遇见了车开不进去的巷子、步行街他们就弃车而行,此时张起灵的抱着的花总是引来别人毫不掩饰的目光。

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去了他们能去的地方,没有目的地,唯一的目标是花。

在花店开始关门的时候,吴邪对张起灵说,“小哥,我们回家吧。”然后把最后一朵玫瑰递给了张起灵。张起灵点头然后将怀里他觉得最美的玫瑰给了吴邪。

吴邪笑出褶子,“好像有点俗。可是这真好。”他隔着花抱住张起灵再次喟叹,“真好。”

有一个俗套的大团圆结局真好。

曾经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从来不敢妄想我们的未来属于彼此。
现在,他们的人生无聊透顶,俗套极了。可这真令人高兴。
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醒来而你安静的躺在我旁边睡得正香,而明天也是一样的。

▲又一个08.17,再加上七夕……不会写也偏要勉强。上鸣电气放电过度.jpg
▲并不是一次写完再加上并不会写所以还是非常奇怪。
本来也并没有想好写什么,只是打完第一段的时候忽然想,就花吧,玫瑰花,一个店铺一家一朵然后是很多玫瑰。本来想的是全杭州的花店,可是好像不太现实于是就放弃了。开头和结尾先出来所以中间可能非常不堪入目,事实上整篇都不堪入目。改了一两遍可以说没有修改所以可能非常非常非常不堪入目。本来想把胖子也拉出来溜溜的,不过七夕节就让邪瓶二人世界甜甜蜜蜜吧,hh。标题主要是俗套两个字后面乱配的……
(▲沙雕发言,我最先站的瓶邪,后来自己把自己逆了……)
▲啊……我话真多……

暴力揽件,伤熏T﹏T

(其实包装可以再结实一点的。只有一层泡沫纸……T﹏T)

【bl】朋友

★以前QQ发过,伤眼

“妈/的,老子又失恋了。”酒杯被他“砰”的砸在吧台上,“老/子不帅吗?老/子没有魅力吗?一个个眼都瞎了,看不见大叔的好。”

“是,是她们眼瞎”朋友不走心的应和,说着一口又饮完一杯酒。

他赶忙夺下朋友的酒杯,“你够了啊,怎么喝这么多,又不是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朋友将酒杯砸在地上,“谁tm说这不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酒吧闹哄哄的,没谁注意到这边,酒吧嘛,每天这种喝醉了撒疯的多的是。

朋友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吼道“xxx,我决定放弃你了!”说完一屁股坐下趴在吧台上。

“你不会哭了吧?”他揉揉朋友的头。
朋友一把挥开“谁哭了,离我远点,大叔。”

他坐在朋友身旁点燃一根烟,当烟燃尽他站起来,扶起朋友“走吧,我送你回家。”

有些人他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可以不记回报的等很多很多年,你也很喜欢他,但是你的喜欢不足以让你为了他走出社会给你画的一个圈。
你也是真的喜欢,但那也只是平平人生中不值得冒险的事。

★occ
   QQ

孙翔退役了。

宿舍里的东西并不多,收拾收拾装箱之后,孙翔坐在床垫上茫然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一眼望过去,除了灰白的墙就只有暗沉沉的天,并没有什么好看的,可他竟然觉得这景象陌生。他回忆这几年,好像心中被荣耀塞得满满的,睡前是荣耀,睡醒也是荣耀,连一丝注意都不曾分给过外界的风景。

除了叶修不正经的告白,他再没遇见过这样让他手足无措的事。
手机震动了几下,是叶修来接他了。

【叶翔】

★渣渣,occ
   翻自己以前QQ找到的

天空灰蒙蒙的,叶修把店里送的伞撑开,吸气时被腥冷的空气呛了一口,咳嗽几声后脚踩进了湿漉漉的地面。

哎呀,真是不幸啊,一大把年纪还被喂狗粮。叶修绕过在他前面腻歪撑着一把伞的情侣。

虽然触景生情有点可笑,但是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了曾于他共撑一把伞的孙翔。他叼着烟的手有点发抖,就像一个月前他在孙翔的死亡证明书上签字一样。

冷CP

朋友,知道“我朋”吗?
《凶宅笔记》里的“我”X“朋友”

黑篮里的“黑赤”

还有很多,但我怕说出来别人问,你tm怎么会喜欢这个cp

总有人爱的,求别带我们北极圈玩,谢谢。

【叶翔】别摔着我手办了

★翔翔生快(生)
★渣,occ

叶修现在有点慌,刚刚孙翔抱着一之知秋的手办进来时被还没收拾好的电线给拌了一下,千钧一发之刻叶修他、舍近而求远、抱住了装着一叶手办的盒子。

孙翔倒地的那一瞬间,苏沐橙看的狗血剧剧情呼呼在叶修脑子里闪现,什么“到底是我重要还是游(手)戏(办)重要啊?”,什么“你居然为了金(手)钱(办)而甘愿舍弃我?”,什么“我接受不了在那一刻你心中第一个想的居然不是我,我还比不上x(手)x(办)吗?”,什么“我们分手吧。”

叶修现在有点慌。

谁知道孙翔根本不在意,麻利地站起身,表扬了一番叶修的身手后神色紧张的接过盒子,“千万别摔坏了。”比叶修还宝贝。

【鸣佐】磁极

★渣渣
★物理课上的脑洞
★鸣人——Naruto(简:N),佐助——Sasuke(简:S)

N:“S,你知道磁铁吧。”
S:……
N:“N极与S极虽然对立着存在,并指向相反的方向,可它们却被彼此深深吸引着。”
S:……
N:“磁感线从N极进入S极。”
鸣人握了一下自己的根部,那处正c在佐助的后面,“当然,我的东西可比磁感线大多了,是不是,佐助?”
S:“闭嘴啊,还有,你……你可以……”低低的声音从枕头的缝隙中传来,“可以动了。”

【锤基】换牙

Δ文笔渣渣

“迪迪,迪迪,布丁,给你。”索尔端着布丁跑过来,还有点小喘。他迫不及待地把布丁举到洛基面前,眼睛亮亮的。
洛基转过身,声音闷闷的,“我不吃。”
“迪迪,你怎么啦?心情不好?”
“没有,只是不喜欢了。”
索尔蓝眼睛里湿湿的,“迪迪你居然不喜欢布丁了,那以后你也会不喜欢我?”他想到这个可能心都碎了。
洛基看着索尔虐待他的红色小披风,牵起索尔的手,“不会的,我不会不喜欢你的。”
“那真是太好了。”索尔笑起来,洛基跟着笑起来,于是索尔惊呼,“迪迪!你换牙了。”
因为不想让索尔发现他换牙所以不想吃布丁的洛基好想打他。